NEWS

企业要闻

忆师父
作者:毛俊余 时间:2018年11月6日 文字大小:【      

1965年十月初,我有幸被江山县民政科征集民工,参加黄坛口水电站建设。在我们这批民工进入工地之前,江山已有好几批人先后入驻地工。尤其江山县土石工程公司的工人干部,这批人成了黄坛口工程处的骨干力量。他们都是矿山开挖、沙石采集、道路施工的行家里手。童明志同志就被分配在土坝工区土源段当领导。我们这批民工中有峡口镇、何家山乡、和睦乡等乡镇的民工被分配在土源段搞黄土采集。童段长就是我的上级领导。挖黄土,搞了两个多月,随着工程不断扩大,工地民工增加到一千多人,办公室工作忙不开,我被调到土源工段办公室,担任施工现场记录员,即计量、计工、考勤等工作,协助童段长搞施工现场的管理。那时,刚从农村到了建设工地,感到什么都新鲜,也什么都不懂。童段长就是我的师傅。


一丝不苟,认真负责

黄土采集这项工作是很艰苦的,为了保证土坝填筑几万立方米且符合质量要求的黄土,童段长呕心沥血,苦口婆心对工人讲述采集黄土的方法、质量要求。每天一次工前班长会雷打不动,黄土的颜色、纯度、颗粒大小都有标准,尤其是水份把关很严,记得要求是10%+±1,含水量少了辗压不实,易疏松,水份多了辗压成面团,现场一乱糟糟,也压不实,进度也难以控制。多了少了都影响工程质量与进度。黄土采集主要是挖、晒、入库、防湿。最怕的是雨天,黄土一遇雨水,全得返工。所以童段长不辞劳苦,跑东跑西,他既是施工员,又是质量员,入库黄土只要经他手摸、揑、搓之后,就知道是否可出运到施工现场。除了滔滔不绝的讲质量要求外,讲得最多的就是“百年大计,质量第一”,马虎不得。黄坛口水电站1958年10月建成发电,距今60周年了,大坝西坝区未发现渗漏跑水现象,这与当时苏联专家指导,填筑恼段施工和土源工段领导严把质量不无关系。


树榜样,立标兵,组建青年突击队

上世纪五十年代搞大型水电站施工,工地上能看到一两台挖、推土机就觉得很稀奇了,大量的土石工程都是靠人手挖肩挑完成的。1957年初,工程处团委为了激发青年在施工中的积极性,在土坝工区搞了一个青年突击队,队长是江山县长台华丰村人,叫毛文泰(其哥毛文杰,还有陆衰海他们也在黄坛口水电站),组成后他们积极性很高,突击队的事迹在高音喇叭里喊,在《黄坛口水电报》上登,激励着许多人,这是无形的动力,有力的推手。作为工地领导童段长也在想这事,有一天,他找到我(我当时是工地现场记录员兼土源工段团支部书记)说,小毛,我们能不能向毛文泰学习,也组织一个突击队,这事正合我意,我就跑了几个生产班组,联络了一些团员青年,统一思想认识,多数同志赞成我们的意见。我把摸底情况和自己的想法向童段长作了汇报,我们一拍即合。决定把何家山乡的一个叫叶井生(团支部副书记)生产班组为基础,再调些共青团员,身体素质好的青年,共30多人,成为土源工段“青年突击队”。童段长把这个打算向工区领导说玉珍同志作了汇报,刘主任连连赞赏,并很快叫办事人员做了一面“土源工段青年突击队”的队旗。突击队成立那天,童段长授旗并讲了话,工区党支部委员李保盛(土源段名誉领导)作了鼓励讲话,我和叶井生同志表了态。大家激情满怀,摩拳擦掌,一面鲜艳的红旗飘扬在工地上,为采土现场增添了光彩和活力。没过几天,天气突变大风中夹带有雨点,夜间叶井生被大风呼醒,出屋一看有些小雨,他果断的手握电筒,喊醒队员,赶往约一里路远的工地,拉蓬布、绑绳子,挖水沟,30多人奋战了一个多小时,盖好了五个土墩,近千立方米黄土,确保了填筑工程的正常施工。我把这次突击队的行动写了一篇报道,《黄坛口水电报》编版人员到工地走访,了解突击队的事迹,童段长在我的报道稿上签了“情况如实”的字后,第二天工区的高音喇叭就播了突击队的事迹。两天后《黄坛口水电报》也登了这条消息。工地上一片哗然,赞声不绝,一些生产班组,特别是复员军人多的班组,纷纷展开社会主义劳动竞赛,挑战应战书送来送去,新的生产记录天天出现。从此老童就不因生产任务时间紧而烦恼了。


平易近人,朴实工作

老童这个人,穿着朴素,很是接近群众,所有采地工地,如张家祠、牛鼻山、廿里坞等工地上的工人,看到脚穿长靴雨鞋,身被淡黄雨衣的人在工地上走来走去,左看右瞧的,老远就能猜出是童段长来了,工作起来不分昼夜,歇工笛声,对他不起作用,工人早就走光了,他一个人有时也拉上几个值班员东瞧瞧西望望,检查土堆蓬布盖好没有,周围排水沟挖到位没有,生产工具收回没有。碰上风雨雪的恶劣天气,工地上总能看到他的身影,他经常在工地上转悠,看看下一段的土源情况,土质能不能用,采挖成本高不高,安全不安全,能投放多少劳动力……等等。一次有工人老乡跟他开玩笑说“五妹(老童小名),你魂丢了是不是”,老童回说;“傻子,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童明志同志的朴实语言,在他这辈子从事水电事业30多年得以实践。他走南闯北,从黄坛口、乌溪江、新安江、梅城大坝、天荒坪等水电工程一直到退休后其他工地,给他的肯定、奖励、奖状、先进工作者就有一大摞。


一专多能,精通业务

童明志同志全身心投入到土石工程建设中,对各种土石工程施工很是熟悉,记得1957年夏,牛鼻山的黄土采集将要结束,但土坝仍需大量优质黄土,工地必须转到距牛鼻山约三公里的廿里坞。那里没有车路,工领导给童段长下指令,两个月内修好简易道路,汽车载重量5-10吨,接受任务后,他一个人多次徙步从牛鼻山到廿里坞回来走了几趟,边走也边看边画,哪些地段要填土石方,哪些地方需要开挖,哪些地方要降坡,还要设置两座简易木桥,经过几天的察看与线路规划,一个本子写的满满的,后来叫我帮他预算一下,三公里长的路需要多少资金。我呆若木鸡,坦白地和他讲,我没有办法预算。那你叫郑技术员搞好了,他说郑光明讲了,没有两个月预算搞不出来,老童向他发了火,说两个月我黄土都运来了,没有办法,只好自己算,他把一个本子给我看,告诉我这段路挖填方的土石工程量,工具材料数量,投工数量,他像“数来宝”一样,一股脑儿倒了出来,根据他提供的数据公式,我算盘答答,花了两天时间,合计约需要三万元人民币(当时大米每斤0.08,民工工资每天1元),我把核算稿子给他看,他很高兴,说我毛估估地算也就是三万元左右。他把简易车路施工方案向工区领导汇报后,很快就开始动工修路了。修路指挥当然就是童段长了。大批民工进场,挖得挖,挑得挑,填得填,平得平,用汽车当压路机,先用空汽车碾压,后用满车再碾压,用汽车当压路机,果然不出两个月简易车路修成了,全线空车走了一天,再用货车试运,在试车的时候有些地方还是有点问题,车轮陷进泥路里开不出来,大家齐心协力把车拉出来,再在此处进行修填,经过几天的修修补补,终于一条可载5-10吨货的简易道路修出来了。

当汽车开到廿里坞村时,村民们高兴的不得了,说我们这里通汽车了,社会主义来了!通过修建简易车路这件事,我想老童这个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在土石建筑施工方面一般工程技术员工程师是敌不过他的。


协调工作团结同志

作为一个工段的负责人,他以身作则,团结多数人,协调关系。土源工段的工人是没有固定的数量,晴天多,阴雨天少,由工程处调度室调度,最多时一千多人,下属二十多个班组是比较固定的,每个班组20-40人不等,分别由四个值班长带领施工,他们是郑宗堂、周日贵、王晋贵、钱光聚,还有一个工区派到工段做技术工作的郑克明,值班长是工段长的左膀右臂,人称“四大天柱”。他们在分配接受工作时,常常因地段阴地段阳、工作难易等问题上碰碰砸砸,吵吵闹闹,有的埋怨领导偏心,老童也为此事而烦恼过。为了减少扯皮,减少常见的人际关系疾病,他创造性建立了“工前会议”,即在开工前,值班长三言二语汇报昨天的工作和问题,解决办法,段长下达任务,注意事项,“四大天柱”每天在一起交流工作,交换意见,沟通思想,后来大家觉得“工前会”很好,连我们办公室的记录员、统计员、质检员也参加了,工前会显示了童明志同志的领导能力。


退而不休,永不生锈

1980年,老童退休了,为了子女就业,他主动申请退休,家是国的一部分,家庭搞好了,国家也安宁。

老童退休了,单位知道了,邻里知道了,朋友知道了,可是他这个“工作狂”哪里退得了,哪里休得了!退休当年他就被本单位留下做扫尾工作与移交工作,随后被聘到乌溪江处理坝后渗漏工作及金华白龙桥基地建设工作,再后来先后被江山很多单位聘用,一直干到七十岁才真正意义上的退休。

1996年我退休的第二年,因同厂工友之约,到诸暨市红门一个新建的水泥厂搞生产调试。其间,不知何日,老童到诸暨水泥厂找我聊天,我奇怪了,问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说打听到的。他说在诸暨市三都乡地段搞公路施工,是一条从诸暨到浦江的乡间公路。红门水泥厂距三都乡公路施工点不远,空时我也去过几次。述旧是主题,游览诸暨风景也是我们的任务,“西施殿”“浣沙溪”“山下湖”“珍珠市场”等玩了个痛快。

老童属蛇,今年九十,虽有些老态,但身材硬朗,话语清楚。痛惜师母近期先他而逝,老人孤独,有幸膝下子孙满堂。次郎海根已于前些年弃职返乡履行中国传统最高礼仪――“百善孝为先”服侍双亲。其他子女们离家远近不等,轮番常回家看看,时而满满一圆桌,热闹非凡,其乐融融!

1958年下半年,黄坛口水电站建成发电后,我们先后被转移到乌溪江水电站,老童在项家继续他的土石工作施工,我被分配在山前峦工地一个山坞炸药库做管理事务,不久,我报考江山水泥厂技工学校,从此俩人分开,当年通讯不便,联系不多,退休后有机会常在一起叙旧。

我和老童在一起工作仅两年多时间,他是我初出家门见到的第一位领导,第一个朋友。他的为人,他的品质,他的工作精神,给我启发多多,受益多多,是我真正的良师益友。

【打印】【关闭】

已浏览:271次

友情链接:传奇彩票平台  金誉彩票平台  J8娱乐彩票平台  状元彩票开户  凤凰娱乐彩票注册  W彩票平台  凤凰娱乐彩票  杏彩彩票注册  88彩票开户  大无限彩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