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职工文苑

遗失的时光
来源:施工科学研究院 作者:何霞 时间:2018年8月20日 文字大小:【      

        在收拾的时候,不经意间翻到一些时间久远的物件。一本泛黄的日记,一个很旧的钱包,一块光滑温润的石头,一枚看不出干枯的树叶……不知为何这些零碎都没有扔去,或她们也曾是我心爱的东西,陪我走很多地方,而今却被搁置在房间的一隅。一样一样的翻着,像一束光是照亮了记忆里的角落,那些被遗忘的时光也渐渐浮上心头。

                        粉红色的秘密

       弟弟是在三年级的时候开始写日记的。他的第一本日记本是我买的,不然我不会那么清晰记得日记本的颜色,粉红色。不记得为何会给弟弟买一本粉红色的日记本。从那个夏天开始,比我小三岁八个月零二天的弟弟开始把他的童年秘密写进粉红色的夏天里。

       虎头虎脑的弟弟读书的时候成绩一直不错,但是他写得日记却让人啼笑皆非。彼时,已经词汇量丰富的我都开始在日记中写打油诗了。自然看不起弟弟千篇一律流水账式的记录。至今都记得,弟弟的每一篇日记中都会出现“妈妈夸我是个好孩子”这句话。偶尔有所改变,也只是换个主语。把“妈妈”换成“婶婶”,把给“妈妈刷碗”换成给“婶婶赶鸭子”,大约也是不错的改变。我想一个夏天过了,弟弟能帮忙做的事情全部都有了,他能想到称呼也都在其中了。至于有没有我这个姐姐,我倒是没有去考证。

       在日记里总是把自己写成“好孩子”的弟弟,也的确成好孩子。今年的三月,他硕士研究生毕业,并在上海工作安家,成了我心底最开心的事情。那个会担忧地问“姐姐怎么办?”的少年长大到会安慰我说“姐姐不要急”。四月,我生日的时候,弟弟弟妹给我寄了一堆零食,他还在网上给我订了蛋糕。因为是儿子选的款式,所以很卡通。但湖蓝色的主题色,很清新,仿佛儿时老家的河流倒印天空的色彩。儿子欢呼着拿走了蛋糕上布置的卡通人偶,我才看到蛋糕的侧面,印着“姐姐,生日快乐”几个字,不由得潸然泪下。我想我会永远记得,弟弟是“好孩子”,是那个粉红色夏天里最温暖的秘密。 

                           千纸鹤少年

        我在一个红色钱包的暗格里发现一只千纸鹤。小小的,白色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为什么叠一只千纸鹤也不记得了,也许是为了纪念,也或许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辰光而随手叠的,又看叠得比较成功便小心收藏了起来。于是这只白色拇指大小的千纸鹤便在我的钱包里躺了将近十年。而此刻重见,便如一颗星,刹那间点亮了记忆里的星河。

        中学我因为头发长并且浓密不好打理,剪了短发,加上穿着随意,活脱一假小子,会被误认为男生。尤其记得有次在走廊上看风景就被隔壁班的男同学认说实话,我沉迷于心事中一直也没有看清楚是谁,也没去关注,属于比较“呆”的。

        那时候开始流行叠纸鹤,叠幸运星,还有用彩色皮绳和彩带编手链,特别火热。也许源于某本小说,或者某部偶像剧。在流行编彩色手链的时候,几乎人手一个。男同学不会编便买来皮绳彩带请女生编。一段时间里,那些带着美好寓意的手工品和编织品在同学之间悄悄传送,传递的彼时最美好,最纯真的情怀。  

        并不心灵手巧的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学会了叠千纸鹤,编彩绳。还是有几分好强的,别人都会我却不会岂不是很尴尬。学会也便放下,毕竟还是要读书的。倒是在大学的时候,姐妹们叠了很多千纸鹤和幸运星,穿在一起,挂在宿舍成了一道风景。    

       中学时光都过去快二十年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去认识不是同一个乡镇的同学,友谊的扩散,有着朦胧的情感和欢喜,单纯而美好。或许,在我们过往岁月里总会有那么一段故事,你就是曾经的千纸鹤少年。

 

                    晚霞中的红蜻蜓

        雨后,一只蜻蜓从窗前飞过,一下子便不见了。我似乎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蜻蜓了,以至于一只蜻蜓飞过像是荡起了记忆里的涟漪。

        小的时候有多少蜻蜓啊!那整整一个夏天,从太阳升起到晚霞坠地。屋前屋后都飞舞着蜻蜓。有时候蜻蜓会停在你的肩膀发梢,等你去捉它,它有翩然飞走,然后又试探性围着你转,仿佛你身上有吸引它的力量。有时候,它成群的低飞,速度缓慢,挥舞着双手就可能碰到它,打落它,它是那样的脆弱,跌落在地便逝去;然而有时候它又那么坚强,折了半个翅膀依旧飞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仿佛一幅画卷,小荷含露,蜻蜓轻停。或许还有微风吹过,蜻蜓被惊,展翅而飞,一静一动,多么美好。只有蜻蜓才可以演绎这样的灵动和优美吧。小时候觉红蜻蜓最好看,因为它比较少。大部分是常见的黄色斑纹的,而钢蓝色和红色比较少见。

        因为黄色多,钢蓝色比较凶一点,倒显得红蜻蜓优美又高雅。它飞在空中,停留在树木上,都会是一道风景。关于“钢蓝色”的蜻蜓,源自于汪曾祺《钓鱼医生》里的描写,觉得特别传神。钢蓝色,很符合儿时看到的蓝色蜻蜓的写照,带点冷带点酷,让它的“凶悍”都变得生动起来。而红蜻蜓,却是最原始的心悦。

        静静的凝视,出其不意的伸手,捉红蜻蜓一定要快速而轻柔。在童年,我们都曾徒手去捉红蜻蜓。那怕耗费了很多时间,又空手而归,在第二天的晚霞中依旧去寻找最美的红蜻蜓。微风吹过,晚霞中的红蜻蜓便是回忆里最美的画面。

  

        日落微微雨,夜静凉凉风,寂寂有蝉鸣,悠然听雨声。这样的夜晚,一室灯光如梦,适合听雨,适合回忆。那些过往的时光,便一一浮现,不再孤单,不再彷徨,不曾丢失,不曾遗忘。


 

【打印】【关闭】

已浏览:378次

友情链接:传奇彩票注册  W彩票注册  状元彩票平台  大无限彩票开户  状元彩票开户  杏彩彩票  拉菲彩票平台  凤凰娱乐彩票注册  大无限彩票开户  天天彩票注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